MaxRobin

喻队是我心头白月光
忘羡不可拆也不可逆
我站澄我(?)

【王柔】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4)

*cp王柔,副cp周叶黄沐
*时间设定1977年
*因为用不了电脑只能用iPad打字可能会导致更新速度慢很抱歉

黄少天他乡遇故知心情好得不得了,拉着王杰希的手说要带他去个好地方,一瞬间童年偷鹅反被啄的经历出现在了脑海里,王杰希浑身一哆嗦,面上不露声色的问:“喻文州没跟你一起?”

黄少天忽然沉默了,他十分彻底地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你为什么非要告诉我”“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生无可恋”来形容:“他和我一起来的。”

王杰希更奇怪了:“那你不该觉得高兴吗?”

黄少天默默地拽着王杰希走向村口医务室,王杰希有些不明所以但觉得黄少天能闭嘴实在太难得了所以自己还是默默跟着吧。到了门口王杰希一抬头看见门口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早生优生,下联晚婚晚育,横批只生一个好。王杰希推开门正对着一个背影,那人转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来结扎吗?”

王杰希大致明白黄少天为什么会沉默了,因为他自己也安静成了一座雕塑。

喻文州盯着王杰希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原来那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是你啊。”

他乡遇故知,我在割麦大队,你管计划生育,这杯生理盐水便是你我最后的情谊,来,感情深一口闷。

王杰希觉得现在的气氛实在有些尴尬,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一抬眼就以自己5.2的视力看见喻文州手上的文件,上面是全村男子的名字,有几个后面挑了勾,但王杰希并不想知道原因。

喻文州把文件夹放到桌子上,又脱下那身要不是穿了多次又洗了多次早已泛黄就可以成为制服诱惑的白大褂,拿了块“医生不在,请改日再来结扎”的牌子挂到门上:“难得来一趟带你去玩点好的。”

王杰希虽然很明白结扎和阉割的区别,但内心还是有些抗拒,尤其是他又想到了童年时期他去偷鹅而喻文州早已看穿一切却一言不发跑去摸鱼的事,下意识地往黄少天身后靠了靠。

沉默了一路的黄少天此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语言系统:“啊对了我刚才就想带他去来着结果他一提你我给忘了,走吧走吧再不去就要被偷光了。”

王杰希吓了一跳:“不会吧,这么多年你还在偷别人家桃子?”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哪来的什么桃子?”

王杰希松了口气,心想也是,黄少天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人了怎么可能这么幼稚。

黄少天冷哼一声:“桃子算什么,咱们去偷瓜!”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