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obin

喻队是我心头白月光
忘羡不可拆也不可逆
我站澄我(?)

【阴阳师/茨草】记一次相当混乱的聚会

萤草属于很晚来到阴阳寮的,据说当初清明为了召唤她每张符都写的“草”,这顽强拼搏自强不息的精神终于感动了上天,满足了他的心愿。
萤草虽说是个辅助,却没有一点做辅助的觉悟,一根300多斤的蒲公英大杀四方,辣手摧龙横征暴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她升三星的那天清明给她开了个不小的庆祝仪式,几杯酒下去画风就由开始的“恭喜恭喜”“谢谢谢谢”往奇怪的方向转化了。
身为SR却立志做一个N卡的清姬第一个喝醉,说她上回去桥上,当时下着雨,她隐约看见一个举着伞的人影,以为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许仙,然后雨女转过了身。
“我们现在很幸福。”雨女搂着她的肩,假装这件事是真的。
姑获鸟酒量也很差,平时就很喜欢小孩子的她喝醉了就往隔壁的结界冲,大有一副不把所有孩子亲一遍不罢休的架势,场面非常混乱。
青行灯酒过三盅以后开始犯迷糊,把自己的灯立起来当钢管就要跳舞,阎魔拼死拼活的拦住,青行灯挣扎未果,砸碎了妖狐的摄像机。
妖狐平日里是个变态,现在进化成了一个喝醉的变态,全阴阳寮的姑娘都被他搭讪了一遍,大家想着好歹也是同一个阴阳寮里的人,怎么也得讲点情谊,于是和约好了一样照着脸打,一圈下来面具只剩个袋子了,白狼一箭穿云,带子彻底报销。
摘下面具的妖狐美得让人恍惚,大天狗很明显也是这么想的,他把喝醉的妖狐抱进了房间,我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可能是研究最近新买的夜光手表吧。
酒吞和平时倒是没什么两样,可能是因为他平时也是半梦半醒,醉的时候喊啊红叶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醒的时候喊啊红叶安倍晴明有什么好,但据不完全统计红叶到目前为止对他说的话不超过7个字—“走开你这个醉鬼。”
茨木一脸痛心疾首,挚友啊你为何为一个女人堕落至此,酒吞默默的看着他:“茨木啊。”
“嗯?”
“如果有一天萤草爱上了安倍晴明,你会把他怎么样?”
茨木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的。”
“靠!”酒吞把葫芦照着茨木脸上一砸扭头就走。
“挚友啊!挚友你怎么了!挚友!”
酒吞表示不想搭理这对小gou夫nan妻nv。
萤草作为庆祝活动的主人却是唯一一个没喝醉的,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大家闹觉得挺好玩,然后就看见酒吞怒气冲冲的跑过去,后面追着茨木。
茨木看见萤草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等会儿再去安慰他的挚友,走过来坐到了萤草的身边。
茨木虽说是个顶天立地的ssr,在感情当面相当的纯情,一件萤草脸红的快赶上酒吞的头发了。
“开心吗?”茨木觉得不说点什么好像很尴尬,但他说了点什么以后觉得更尴尬了。
“开心啊。”萤草笑着回答。
“大家很热情的帮我庆祝,觉得好开心。”
“还有啊,”萤草侧过头笑盈盈的看着茨木,茨木又是一阵脸红,“有茨木大人在身边,很开心呢。”
茨木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找雪女要点冰冷静一下了。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