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obin

喻队是我心头白月光
忘羡不可拆也不可逆
我站澄我(?)

【阴阳师/茨草】论一次要了亲命的表白

萤草第一天来的时候晴明激动的哭了,拉着她的手抽抽搭搭地抹眼泪:“草啊,你可是俺们阴阳寮第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娃,要是那些小崽子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阿爸帮你评理。”说着看了一眼萤草的战斗值,瞬间吸了口冷气:“这…这是哪里来的狂战士啊。”
萤草:???
听说晴明终于抽出来了个得力的辅助,全阴阳寮的人都来了,茨木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输出,很不屑这种行为,远远的往新人的方向一望,正赶上萤草往这边看,甜甜的一笑,茨木觉得自己恋爱了。
毫无恋爱经验的他找到了酒吞童子,好巧不巧赶上他被红叶第三千零七次拒绝,正倚在树下喝闷酒,迷迷糊糊的一抬眼,还以为茨木学会分身了。
弄清茨木来的原因酒吞呵呵一笑:“这还不简单,救她一回,我当年就是因为没在红叶受伤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才便宜了安倍晴明那个傻…woc安倍晴明把你的符咒收回去!”
茨木若有所思,每次萤草出任务他都小心地跟在后面随时准备冲出去救他,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萤草都由小草长成草爹了,还没遇到过一次危险。
茨木深深感到自己找酒吞帮忙是多么傻逼的一个行为,他还在悔恨着妖狐就来了。
“茨木啊你最近是不是为情所困啊,来,让小生这个情圣告诉你。”
茨木默默看了他一眼:“恋尸癖?”
妖狐一个踉跄差点把前面大天狗翅膀上的羽毛拔下来:“这事谁告诉你的?”
茨木没说话,心想你是变态还每次只能突两下这事谁不知道。
“咳,总之,你不能每次都偷偷在后面看着小萤草,你得主动出击,站在她面前保护她,来,我这有几本书你拿去看。”说着妖狐拿出了一沓《霸道ssr爱上我》《我的坏坏ssr》《我和ssr在教室xxx》
茨木认真研读还做了笔记,在萤草打御魂副本的时候冲了过去。
“女人,站到我后面。”
萤草一脸懵逼,愣神的时候还不忘平A一下,然后叮的一声,大龙死了。
茨木觉得自己有点尴尬。
青行灯听说这件事哈哈哈笑的快从灯上掉下去了,茨木心说你笑啥笑啊这有什么可笑的你还笑,你走光了知不知道。
“茨木你当年追酒吞的不要脸呢,怎么现在那么纯情,喜欢就去追啊,追不了就…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打不过小草。”
茨木:冷漠.jpg
不过青行灯倒是提醒了茨木,为什么我不去直接追小萤草呢。
想明白这件事的茨木用16个高级天雷鼓拖阎魔给他选了一件表白礼物,是一捧用绳子编成的蒲公英,茨木心说着长得怎么那么像绣球我要不要戴个戒指去顺便把婚求了。
话虽如此,茨木还是乖乖拿着绣球,不对,蒲公英来到了萤草房间,推门一看,萤草正在通过举她的蒲公英锻炼身体。蒲公英和地面接触时总会发出铁球相撞的声音,茨木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咳,那个萤草啊,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萤草听见茨木说话微微一笑放下蒲公英走过来,茨木确信自己听到了钢铁相撞的声音。
“茨木大人什么事啊?”
茨木看着面前笑得甜甜的萤草,又看了看墙角的蒲公英,决定忘掉蒲公英是铁制实心的事。
“其实,我,我,我一直很…很想和你说…你的蒲公英真好看!”
话音刚落茨木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你当年不要脸的样子哪去了,蒲公英,蒲公英,神他妈蒲公英!
萤草听后一愣走到墙角拿起了写作杠铃读作蒲公英的那玩意儿递到茨木跟前:“茨木大人喜欢可以拿去玩,不过一定要记得还回来哦。”
茨木沉默的接过来,一瞬间这个重量让他以为他同时抱起了三个萤草。
“其实,萤草,我想说的是…”本来我想说蒲公英真好看就和你的人一样但这个重量让我很难启齿啊小萤草。
“我想说的是…是…我喜欢你!”
“天啊他终于说出来了!”门外传来一声大喊,根据音色判断是二突子。
茨木顾不上看脸色通红的萤草,他打开了门,妖狐青行灯阎魔大天狗酒吞红叶哗啦啦全滚了进来,被压在最下面的是他亲爱的阿爸和比基尼姐姐。
“我说你们…"
“咳咳,”酒吞假装自己是一个路人的样子,“挚友啊你终于说了出来,恭喜恭喜。”
“是啊恭喜恭喜,我还以为你今年内都说不出来了呢。”
“妈的我说你今晚说不出来,你赔我那五个锦鲤!”
等等最后一句话是怎么回事。
“萤草你怎么想?”青行灯终于把话题扯了回来。
萤草面色通红,平时能单挑十层觉醒副本的她此时话都说不利索,但茨木还是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听懂了她的意思。
“我也…一直…仰慕者茨木大人。”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