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obin

喻队是我心头白月光
忘羡不可拆也不可逆
我站澄我(?)

【王柔】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6)

我都快忘了这个文到底想讲什么了,自己读了一遍才想起来


那一刻王杰希的心里走马观花似的想起了许多事,想起他小时候和黄少天出去摸鱼,摸了一会儿黄少天不见踪影,吓得他以为出了什么事,沿着整条河找了3个小时,最后发现黄少天在岸边睡着了。想到这里王杰希悔不当初,这么多前科,自己怎么就又相信他了呢!

“我……我第一次见到瓜地,想多看看。”这个理由一说出口王杰希都想打自己。

果然,唐柔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大学生……不是应该都上山下乡过吗,你去的那个村子没有瓜地?“

王杰希动用了他平生所有的智慧来回忆中国那片地方不种瓜:“是的,我当年被分配到了……内蒙古,每天的日常就是放羊什么的,没见过瓜地。“

唐柔听到这里也就没再追究,一双眼睛扫了王杰希两眼,目光中夹杂着类似于同情和惊奇的东西,多年以后王杰希回忆说:“当时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会上树的母猪。“

等唐柔走后王杰希从瓜地出来,沿路碰到保安队总部,好奇心驱使他往里看了看。保安部里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个看着挺欢乐的扎着个小鞭子,还有两个戴眼镜的,一个面容和善一个表情严肃,至于一看就是队长的那个……这不是韩文清吗!

一瞬间小时候偷鹅的经历再次浮现,王杰希从未如此迫切地想把黄少天拎出来打一顿。

韩文清,一个神一般的男人,据小道消息称能徒手撕猪,还是大跃进时期的那种猪,就是“母猪赛大象全村吃半年”的那种,此时凭借他卓越的洞察力注意到了王杰希的存在,两人大眼小眼瞪大眼瞪了半天,韩文清眉头一皱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

王杰希松了口气,至少韩文清并没有认出来自己。

“是我。”

“嗯。“

两个人相对无言,场面非常尴尬,如果配上一些类似于“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的bgm可能反而会好些。

韩文清并不是不善言辞的人,如果现在站在他对面的不是王杰希而是叶修,他们可能会不间断的对喷20分钟。

王杰希也不是不善言辞的人,当初他和方士谦住同一个宿舍的时候每天说的话是现在的两倍多,到了这里遇到黄少天后他就不怎么想说话了。不,谁遇到黄少天后都会不怎么想说话的。

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两个伪·话废遥遥相望,而剩下的三个人也被这尴尬的气氛感染,同时选择了缄默,这使得气氛更加尴尬,王杰希甚至在想如果自己现在来一套咏春拳是不是可以打破这个氛围。

还好这时叶修到了:“哟老韩,你看把人大学生吓得,大眼儿你在这儿干嘛呢?”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