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obin

喻队是我心头白月光
忘羡不可拆也不可逆
我站澄我(?)

【喻王】暗恋

上次发了一半,但想了想还是都写完了再发比较好。这个其实是以前读花火时想要写的一个梗,就是单方面的暗恋而被暗恋的一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曾有这样一个人爱过自己。再加上我最近正好在经历一场单恋,就是光看性别都看不到结果的那种,而这里的喻队的很多心理都基本是我自己的感受。嗯大致就是这样。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是在高二下学期升旗仪式上,王杰希作为学生会副主席发言。之所以主席不亲自发言是因为叶修的“一站在全校同学面前就四肢发软大脑缺氧不到十分钟就会陷入深度昏迷”的症状再次发作,王杰希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半年下来学生会成员对叶修的了解还不如对王杰希的多。喻文州对这位在校内具有相当高知名度的人早有耳闻,今日终于得一见,暗自感叹他的大小眼果然名副其实。

黄少天作为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共同好友,此时自愿担任解说,给喻文州滔滔不绝的讲王杰希的几件事情,基本都是有关他的大小眼,比如那对有特色的眼睛一度被以为成整容失败,再比如一个有幸见到他侧脸的女生对他暗生情愫,直到她见到了王杰希的正面。“你知道她当时怎么说的吗,‘对不起,王杰希学长,你能告诉我叶修的电话号码吗’?”

“也许她本来就是想问叶修的电话号码呢?”喻文州提出自己的意见。

“如果她不是学生会成员的话那倒是有可能,可是每个学生会的都知道,主席是没有手机的,一旦他踏出这个学校你再想通过非网络的途径联系他恐怕就只有飞鸽传书和托梦了。”

喻文抬头看向王杰希,那双眼睛确实非常有特点,却并不能成为缺点。站在操场正前方面对大家的王杰希比别人站的要高一些,喻文州可以很轻易地看到他修长的身材,即使穿着校服也没有被遮挡住。就连那张被黄少天非恶意的嘲笑为“不对称”的脸,配上那种自信而意气风发的表情也格外吸引人。旁边是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喻文州心里却一片宁静,他想,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王杰希呢?

 

学校说小不小,说大却也没有多大,想见到一个没有刻意避开自己的人很容易,尤其是有黄少天在其中起联系作用,喻文州有意无意地和王杰希熟悉了起来。到了临近高考的时候,他已经清楚地知道王杰希的生日,最喜欢的食物和动漫,以及他理想的大学。喻文州的成绩不差,但要考到那里还有一定的难度,他为此制定了一个很缜密的复习计划,希望能在高考时达到这个目标。

在一次和闲聊中一位同学抱怨自己女朋友的成绩太好,自己拼了命也没法和她考同一个大学。本是一次很平常的对话,喻文州听着听着却突然愣住了。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或许并不是抱着想和自己的好朋友上同一个大学的想法制定计划的,他以为的好朋友其实是一个想要追求的目标。发现了这一点的喻文州绝望的捂着额头,心想完了。

最后一段时间的高考复习中,在喻文州的可以避开下已经很少能和王杰希见面了,有时候在路上碰到王杰希会拍着他的肩膀说最近没有见到你啊,喻文州总会不动声色地减少身体接触,就说最近太忙了。王杰希不疑有他,半开玩笑的要求高考结束后一起出来玩,喻文州只得苦笑一声说好。

 

高考来的声势浩大结束的却悄无声息,考完英语后喻文州慢慢的收拾东西往考场外面走,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毕业了。高中时期的一切已经成为过往,包括那里的人以及喻文州长达一年半的单相思。喻文州考的并不差,甚至有点太好了,但他知道自己永远没办法和王杰西上同一个大学。王杰希于他而言是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无论是他的成绩还是他本身。650和680虽然只差30分,却可以让两个人从此开展不同的人生。他为此付出了努力,虽然没有做到,却没有什么遗憾。

至于那虚无缥缈的感情,本来就不重要。

 

放假的时候王杰希也试图约喻文州出来玩过几次,都被他用不同的理由推掉了。在内心深处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的单相思被看穿,害怕两个人从此形容陌路。想到这里喻文州又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没法和王杰希上一个大学,否则大学四年,自己喜欢的人就在旁边触手可及却无法得到,实在是比见不到更加残忍。

虽然喻文州极力回避还是在假期快结束时见到了王杰希。那场聚会是黄少天组织的,邀请的也就几个平时关系特别好经常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其中就有喻文州和王杰希。王杰希笑着说喻文州你不厚道啊,我平时怎么叫你你都不来,黄少天一叫就来。喻文州上次到他还是在高考前,中间隔了将近三个月,本来一双眼睛盯着王杰希不肯动,听到这话笑笑说家里确实有事。王杰希意味深长地扫了他几眼,搞得他毛骨悚然,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的时候王杰希终于收回了视线,转身离去的时候喻文州似乎听到了一声轻叹。

 

大学生活本应非常丰富多彩,但因为思念的人不在旁边所以总觉得少了什么。不过多亏了这样喻文州可以心无旁骛地学习,将大好时光奉献到党和中华人民当中,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积极参加各种学习讨论活动,甚至准备出国读研。

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成功地把喻文州磨练成了他自己想要的样子。中国的知名外企总是希望找一些学习成绩优异英语突出又有国外留学经历的人,喻文州完全符合他们的期待,再加上他脾气好,为人处世态度平和,不到三十岁就坐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并且照目前的情况看将来还会更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喻文州,一个二十八岁相较与同龄人非常成功的男士,至今没有女朋友。

父母在最初几年对这个问题很上心,后来发现自家儿子可能是真的一心以事业为主,便不再逼他到处相亲,或许是觉得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不会缺女朋友。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喻文州

单身的原因只有自己知道,而这个原因绝不能和任何人说,包括他自己。很多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喻文州告诉自己,得不到的就不要想了。

 

 

喻文州再次见到王杰希是在他工作的第三年,王杰希来他所在的公司面试,看到简历的一瞬间他有些发懵,过了半晌他问他的同事:“我是不是需要一个助理?”

同事一脸莫名奇妙:“想要就要啊。”

喻文州点点头低声重复到:“想要就要啊。”

 

王杰希,国内知名大学研究生毕业,缺乏工作经验,但成绩优异,且充满自信。但是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讲自己的自信表现出来会吃很多亏,这也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的原因,似乎每个面试过他的HR都会点评一句:“你非常优秀,但自主意识太强。”

不是每个上司都会愿意包容一个人才的脾气,但喻文州愿意。王杰希见到他时看上去很开心,一为久别重逢总是让人快乐,二为上下级知根知底不用花心思琢磨上司的心情。

但喻文州似乎没时间开心,他一双眼睛只顾着盯着王杰希,似乎要把过去十年没看到的全都补回来。十年时间可以让一个男生在外形上变得成熟,不变的是眼神,一如高中时那般意气风发。

喻文州感觉自己十年前那种绝望的感觉又回来了:“他还是这么好看。”

王杰希没听清喻文州的低语:“你说什么?”

“没什么。”

 

喻文州和王杰希纯洁的上下级关系保持了一年多,期间两个人都有很多追求者,喻文州每次都很有礼貌地拒绝,拒绝的理由千篇一律:“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王杰希有时候跟他开玩笑说你这个理由都用过20多回了也不换一个,这种理由说久了就有人看出来是假的了。喻文州用微笑回应他,心里却想着才不是假的,那个人就是你啊。

在这一年间他们俩共同参加了一次婚礼,喻文州作为黄少天的伴郎出场。王杰希在地下看着心想或许是气氛太好,虽然每天都能看到他穿西装,但今天的他尤其好看,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太过炽热,一看就是特别想结婚,也不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

王杰希顾着胡思乱想,没注意到新郎新娘到了他这一桌敬酒。黄少天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此时喝这么多酒神志不太清醒,看向王杰希时觉得他大眼更大了小眼更小了大小眼更明显了。再想想自己的好兄弟这么多年的单相思一瞬间恶向胆边生,直接给他倒了杯二锅头:“来,大眼儿,感情深一口闷!”

王杰系看了看手里的二锅头,轻轻的舔了舔。

黄少天:“……”

未等黄少天发话王杰希再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还不忘把杯底展现给黄少天看看,在黄少天发呆的时候一把抱住他:“娶了当年的校花可要好好珍惜啊。”黄少天当即眼睛一红,苏沐橙笑得格外开心。

旁边得喻文州目睹了一切,忽然有一种上前拥抱王杰希的冲动,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就是力度太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冲撞式爆腰摔,基本可以说是直接向王杰希撞了过来,王杰希吓了一跳,身体本能地接住他,嘴上还不忘问上几句:“你怎么了?又不是你结婚。”

喻文州的酒量也不好,今天黄少天结婚他太高兴了喝了几杯,估计比黄少天还要不清醒些,这种不清醒带来了一种特别的勇气,他辏到王杰希的耳边说:“明天,明天晚上七点你来公司楼下的餐厅,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谁。”

其实王杰希很想说一句自己并不是非常好奇,不,自己其实根本就不好奇,但他感觉喻文州和平时不一样,像是那种再不发泄出来就会死的不一样,于是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转天喻文州醒来时想起昨天自己喝醉都说了什么后身心俱疲,经过了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话已说出干脆就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情感告诉他,总好过自己一个人藏着抱憾终身强。他甚至专门买了个戒指,还打扮的非常正式。

晚上七点的时候他在门口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终于鼓起勇气走进餐厅,王杰希提前到了,此时坐在一个喻文州能看到的地方。他注意到了喻文州伸手向他打招呼,喻文州恍然以为回到了十年前两个人还是高中生的那年,如果王杰希旁边没坐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的话。

喻文州感觉自己的笑快维持不下去了,尤其是王杰希还兴高采烈地跟他说:“你说要告诉我你暗恋多年的人是谁,我想着不能占你这个便宜,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本来想等结婚再告诉你的。”喻文州一瞬间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接下来吃饭的全程他就像一个断了电的机器人一样,只做两件事,吃饭和点头。王杰希给他讲述自己和女朋友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喻文州始终保持着机械的微笑说啊真好啊。吃到一半的时候王杰希说我都讲了这么多,你倒是说你暗恋的女孩是谁啊。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个苦笑:“我已经失去他了。”

王杰希也愣了,似乎是还不太懂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但他随即反应过来要了两瓶啤酒。王杰希的女朋友是个很好的女孩,她看出对面这个人的悲伤,以为那是由于某个不知名的姑娘。她从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喻文州的名字,当时王杰希举着年会的照片向她介绍:“站在我旁边的这个就是喻文州,我高中同学,我的上司,我最好的朋友。”虽然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发自内心的欣赏喻文州,于是出于善意开导他:“像喻先生这样的人,值得更好的。”

喻文州用微笑回应这个女孩的善意,内心却在想: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饭后三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喝了一点,喻文州叫了辆出租车把王杰希和他女朋友送上去,王杰希上车前不忘给他一个拥抱当作安慰,喻文州犹豫了很久,刚下定决心回应这个拥抱时王杰希已经松开手做到了车里:“别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送走两人后喻文州沿着桥独自走回家中,走到一半他停下来,旁边是静静的河水。他弯下腰系鞋带,在他蹲下去的一瞬间戒指盒子从上衣内测的口袋中掉了出来,一路滚到了河里。喻文州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小声地哭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终于失去王杰希了,在他拥有过他之前。但他有什么可哭的呢,他喜欢的男人,会有清明美好的一生,他无论如何都应该祝福。

 

王杰希的婚礼喻文州去了,又是作为伴郎。喻文州自嘲道,当了两次伴郎,还是没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王杰希向每个人敬酒,到了喻文州时给了他一个拥抱,就像当年黄少天婚礼时他给的那样,而现在的喻文州却不敢再像当年一样紧紧的抱回去了。

婚礼结束后王杰希把喻文州送上出租车,喻文州向他轻轻挥挥手就再也没有回头,永远的告别了自己最初的也最后的爱。


评论(9)

热度(38)